快捷搜索:  as  as and 2 2  as and 2 2  as and 1 2  as and 2 3  as and 1 2  as and 1 1  as and 1 1

孔子2000年前提出的“因材施教” AI给安排上了!:安全捕鱼游戏

  文/丁广胜

  孔子提出“因材施教”已经过去两千五百多年,但这至今依然是全世界教育追求的至高境界。

  如今,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催生了AI机器人教师、智能测评、拍照搜题、智能排课、自适应系统等新兴的教育方案,一大批AI教育公司成为资本追逐的明星,AI+教育的赛道也被称为黄金赛场。

  巨头卡位,创企抢跑,一时间教育行业迎来关键发展机遇期,在2018年,教育行业一级市场融资达到579起,较2017年同比增长 40.53%,融资金额高达 523.95 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87.79%。

  来自CNNIC的数据显示,到2020年“AI+教育”将带来3000亿的庞大市场规模,巨大潜力之下,大家吹响了冲锋的号角。

  每个人都在谈因材施教

  VIPKID高级副总裁项碧波表示,AI应用在教育领域最大的价值在于寻找到合适的场景,解决“教育的规模化和个性化矛盾”的历史难题。

  对受教育者来说,过去传统的线下教学的一大痛点,是家长难以观测孩子的学习效果究竟如何。

  他们的做法是推出Homework系统,这个系统可以通过孩子的学前测试情况,自主地适应学生的学习状况和学习水平,从而形成监测报告,进而“因材施教”,系统还可以反过来帮助教师,在这里他们应用到了人脸识别、面部表情分析、语音语速识别、手势识别等技术。

  项碧波认为,在个性化学习之外,效果评测也是AI赋能教育最重要的方向,VIPKID在每堂课的教学过程中,会通过人脸识别、情绪识别等技术抓取小学员的上课过程数据,对师生的表情状态进行分析并计算孩子的视线关注情况,分析什么样的行为可以帮助孩子提升学习效果。

  对于网易有道而言,2018年是有道全面All In K12在线教育的一年,网易高级副总裁、网易有道CEO周枫谈到,我认为AI技术特别是深度学习技术的成熟,而且在整个互联网进入大规模应用期,这使得智能设备开始应用到教育领域,并且呈低龄化趋势,尤其是孩子使用手机与平板,包括音箱的习惯快速养成,使得面向K12人群的应用增长机会非常多。

  在过去一年,网易有道上线包括有道少儿词典等五款基于AI技术的学习工具型产品,“有道在教育行业的探索主要在于着力解决两个问题:学习效率和学习动力。”周枫谈到,“2018年底我们还推出了达尔文智能教学系统,针对学生学习过程中教、学、练、测、评的环节,着重完善在线课堂、在线伴学和纸笔练习三个场景。”

  晓羊教育董事长兼CEO周林同样从“因材施教”谈起,向我们阐述了它的重要性,“只有为学生创造个性化、选择性学习的条件,才能真正实现“因材施教”。

  周林指出,我国的基础教育规模无疑是世界上最大的,在教育资源极其有限的前提下,如何合理配置资源,尊重每个孩子的个性选择,支持选课走班教学条件下的精细管理和精准教学,是急需解决的问题。因此,以先进的AI算法排选课系统生成的“一人一课表”,是走向“规模化教育和个性化培养的有机结合”的至关重要的一步。

  目前,晓羊教育在花大力气打造支持走班教学管理的生态,希望围绕晓羊教育在核心课表数据基础上形成的核心数据平台,让学校的动态化走班教学实现数据即时性和可视化的精细管理。

  在技术方面,网龙的做法是全力打造AI助教,把大量线下传统的教育资源进行线上化或数字化,用VR、AR、AI的方式呈现出来,以增强教学的体验性和有效性。

  网龙CEO熊立表示,过去一年我们推出了包括备授课编辑工具101教育PPT、VR编辑工具101创想世界、AR编辑工具唯视、教育游戏编辑工具Edbox等教学工具,让AI化身李白、阿基米德、拿破仑等历史人物,走进课堂。

  作业帮和一起教育则主攻自适应教育,作业帮副总裁苏静告诉网易智能,从目前业技术的发展方向和业内的探索来看,自适应的个性化学习是未来人工智能在教育领域最具潜力的应用场景。

  苏静表示,每个人,无论是青少年还是成年人,都有自己独特的思维方式和学习方式。比如,有人喜欢听别人讲述或讨论,有的人则喜欢自己看书学习,另外,每个人接受知识的快慢和学习节奏也不同,这就导致了很难用单一的、标准化的教育服务,来满足所有人的学习需求。

  “在学生选择在线课程时,作业帮可以通过人工智能分析,掌握学生的中长期学习情况,并能将学习能力和学习习惯相近的学生分配在一起,这样做不但可以增加课程的针对性,提升最终教学效果,也可以激发学生之间的讨论,进一步提升他们的学习兴趣。”苏静说道。

  在一起教育科技CTO杨康看来,在AI+教育的实践之中,自适应教育领域仍然是最契合的领域,目前教育最大问题并不是内容匮乏,而是很难在茫茫题海中给每个孩子找到匹配自己的学习进度和思维方式,AI+大数据很好的解决这个问题,本质上自适应教育是每个学生的“私人助教”,而非以前“大班制教学”走马观花式学习。

  此外,不可否认的是,AI就像任何新技术刚诞生的时候那样,大家对它爱恨交加,很多人恐惧的是,如果哪天AI取代了人类的工作该如何是好,而老师群体面对这样的疑问则更加迫切,我们曾听说当有学校引进AI学习系统时,遭到老师们的排斥,因为他们将之视为对自己能力的不认可。

  “在整个教育环节里面,技术与其说是直接作用,不如说是连接更贴切,机器人无法代替老师成为教学的主力。”学霸君创始人兼CEO张凯磊认为这样的担忧大可不必。

  张凯磊认为,在教育领域,与其让机器人直接教好孩子,不如实实在在把这个系统教给老师,让老师有全方位的能力更好的服务学生。所以,将AI技术作为一个中间力量带来的效率变革最明显,而这些变革会实际工作影响到教学本身。

  在学霸君的产品里面,学生在智能设备上进行书写,所有笔记、做题时的行为数据全部可以采集,具体到学生做题时的思考时长、删改情况等等,然后对这些采集到的数据做具体分析,系统会找出学生的真正薄弱知识点,让老师有针对性的去讲解辅导。

  “我们并不认为,因为AI的出现机器人就会直接教孩子,但是接下来会有越来越多的老师成为超级老师,系统会帮助他成为一个非常优秀的老师”张凯磊告诉网易智能。

  通往蓝海的曲折道路

  谈及AI教育行业还面临的问题,网龙CEO熊立谈到,新技术可以改变很多行业,但教育行业比较特殊,新技术在教育中的应用确实需要比较长的时间才能看到产生改变的结果,目前,AI对教育还没有产生很大的影响,但的确是一个好的方向和趋势。

  熊立表示,AI教育具有广阔的市场和发展前景,是一片蓝海,还没有出现垄断级别的公司,也没有真正改变这个行业,因此很多优秀企业还有很多机会。

  (到2030年,中国的GDP将达到38万亿美金,其中7万亿美金为AI驱动)

  问题往深了挖掘,作业帮副总裁苏静认为是人工智能技术和基础教育、传统教育还结合得不够紧密,要实现人工智能和教育的深度融合,逐渐为教育行业带来变化。一起教育科技CTO 杨康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他指出,现阶段市场上的智慧教育大多还处于加一块屏幕,做一套打卡系统,搞一个在线题库等工具属性应用。

  “但智慧教育最终目的是深入学习的内核,让学生能通过更高效的方式来进行学习,掌握知识,最终能够灵活运用。”

  而从行业的角度来看,网易高级副总裁、网易有道CEO周枫坦言,AI+教育这两年基本上把容易摘的果子都摘得差不多了,接下来的是越来越难的课题,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他认为AI+教育的下一个重要的方向是NLP(自然语言处理),有道将重点投入兵力。

  而关于自适应个性化学习,周枫的观点是:目前自适应个性化学习国内企业尚处于初级阶段,成熟产品和应用还没有出现,这其中教学方式智能化是相对来说比较容易实现的,而要实现教育部提出的“实施教育信息化2.0”计划的核心问题,是得实现数字化的教学内容,这背后涉及到的很多技术与解决方案,这些看似简单,但实际上很难全部实现。

  从普鲁士式教育到未来学习

  早在18世纪,普鲁士人教育的初衷并不是培养出能够独立思考的学生,而是采用了流水线、标准化的普鲁士教学法,19世纪上半叶,普鲁士的教育体系推广到欧美以外的其他国家。

  在学霸君创始人兼CEO张凯磊看来,教育未来将会从普鲁士教学法进入到由学生个性化的精熟教学法,AI+教育的发展,也就是未来学习终极的情况或许是这样:每个人想怎么学习、适应怎么学习就可以怎样学习,整个学习中没有了学制,只是限定最低门槛是什么,剩下的全部为自由发展。

  (填鸭式教育下不堪重负的高考学生)

  “教育不再是和同学比较,而是自己相对于自己原来的成长,在学习的过程中,孩子可以始终保持自信心,同时,学校依然不可或缺,它会是以一种组织形态出现,学习阶段不是按照年级划分,全部是混龄的。”张凯磊说道。

  晓羊教育董事长兼CEO周林也向网易智能表示,随着整个社会对教育质量的需求不断提升,针对学生个体实施订制化精准教学和个性化教育服务将持续成为未来智慧教育的热点,也必将引起人类智慧的大爆发。

  一起教育科技CTO 杨康认为,未来高质量的自适应学习以及优质的教研内容是公司的核心竞争力。VIPKID高级副总裁项碧波同样提到,未来大规模个性化教育将成为可能,未来教育应回归人的本性,尊重个体,发掘个体的全部潜力。

  网易高级副总裁、网易有道CEO周枫作出预测,最多不超过三年,线上教育的体验一定会大幅超过线下培训,另外,教育智能硬件是个还未开发的金矿,智慧教育的未来发展离不开硬件的发展。

  谈及未来教育的构想,作业帮副总裁苏静说道,人工智能等技术将成为未来在线教育的“标配”,为学校带来“感知适应”、“虚实融合”、“远程协同”、“智能管控”等多方面的改变。

  学校和教育机构将不再是封闭的社会单元,而是通过网络汇聚作用,形成集体智慧聚变的节点,不再是静态知识的仓储,而是开放的、流动的、社会性的智慧认知网络与个性化的发展空间。

  这都将使得整个中国的教育事业受益。

本文地址: 转载请注明出处!